滚球体育

2009教育国庆六十周年特别策划——上学记--人民

2020-11-03 12:59    作者:滚球体育

  新中国成立六十年,教育事业的发展波澜壮阔,从不同的视角或者不同的层面都能读解出丰富的时代气息。人民网教育频道选择了“上学”这个关键词,采访了上世纪50年代至今,每十年一位有代表性的人物,通过他们的大学记忆,从一个侧面,一起来重温与新中国共同成长的那段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。

  王极盛,1937年10月生,辽宁省丹东市人。中国著名心理学家、著名高考研究专家、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,中国心理学会理事,中国医学心理研究会副主任,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理事,中国教育艺术研究会常务理事,中国创造力研究会委员。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社会心理学研究所所长,是一位被媒体广泛关注的高考问题研究权威,公认为中国高考心理指导第一人。

  我是1957年9月5号从丹东过来,到北京站,北京大学有接站的同学。到了学校,夜里很晚了,晚上住在北大哲学楼一楼东面靠南一个小教室,铺着稻草睡了一晚上。[详细]

  北大的学术气氛很浓厚。图书馆仅次于中国最大的北京图书馆(现改名为国家图书馆),北大图书馆据说当时藏书200万册。我们有时间去图书馆看书,占座。[详细]

  第二天早饭,有米粥、馒头、鸡蛋。当时想,这不跟过年一样,太丰盛了。当时学生伙食是不错的,北大学生在食堂吃饭都是站着吃。32斤粮票是粗细搭配的。[详细]

  那一代学生比较踏实、实在,基础知识好、诚信,没有忽悠你的。勤勤恳恳。现在的学生创新精神强,适应性强,有个性,但是不踏实,甚至急功近利。[详细]

  有人谈恋爱。那时候谈恋爱不能拉手的。学校不赞成也不反对。后来有规定,不能谈恋爱,谈恋爱就开除学籍。[详细]

  凡是和自己专业课程安排没有冲突的,我们抢着往里挤。中国最大的美学家,在哲学中讲美学课,我常去听,我现在还记得他一句话,叫做距离就是美。[详细]

  王晋堂,现任北京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特邀委员、原北京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,曾连任14年北京市第一中学校长。

  王晋堂顾问近几年在各种报刊发表文章500余篇,出版著述十余种。主要著述有《教育学简明教程》、《打孩子也是一种艺术吗》、《教育:站在市场门口》、《写给考生》等,其中《教育:站在市场门口》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奖”等三项大奖。

  那个年代,高考录取实行“阶级路线”。尽管高考成绩不错,高分低录,我没能进入第一志愿而是录入最后一个志愿。这个反差给我很大的打击。[详细]

  学校里图书馆设有理科阅览室和文科阅览室,我是文科阅览室的常客,理科阅览室很少有我的身影。我使自己成了理科科系里的文科生。[详细]

  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三年自然灾害渐渐过去,正在长身体的小伙子、大姑娘们不再饥肠辘辘。上师范院校是免费的,每个月15.5元的伙食费使我们的营养还不错。[详细]

  我参加许多文体社团活动,从大一起,我担任学校合唱队队长,还时不时应邀到阴盛阳衰(女多男少)的校舞蹈队去充个数。我还是班里的体育运动积极分子。[详细]

  那个时代我们还比较“封建”,男女同学的约会还常常以“谈思想”开端,而且不是去轧马路而是轧操场,还不是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。[详细]

  大约1963年,大学生到农村参加“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,即“四清”。我担任“四清工作组”的副组长,去的是北京昌平县马池口公社。[详细]

  谢湘,因出生在湘江边,故名湘。下过乡、做过工,当过民兵二炮手。1982年分配到中国青年报工作,现为中国青年报编委、记者中心主任、高级记者。先后在江西、江苏、湖北记者站做过驻站记者;1985年底调到记者部任副主任、主任。2003年的春天,深入中央财经大学、北方交通大学,采访“当非典袭击了大学校园的时候”。2006年,被任命为中国青年报副社长。

  我在工厂干了两年半左右,但是那年突然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,我妈妈给我写了封信,就说我应该高考。当时,他们告诉我,谢湘,你被录取了。[详细]

  上大学时,人特别多,学校也是为了大家读书方便,就在我们桂园的操场旁边,重新开了一个阅览室,为学生提供方便。每天门口都站满了学生,都为了占位子。[详细]

  当时伙食费就是这样的,没有可选择的菜,我觉得和猪食差不多,等于就是拿大勺子,一勺饭,一勺菜。当时要有一点油放到吃的里面,也是享受。[详细]

  因为刚刚经历了文革,文化荒芜。上大学可以想看啥书就看啥书,很难得。而且当时大家的目的很明确,我来学校就是为了读书的。[详细]

  我是在学校里与我先生认识的。当时,我们俩都是学校里的学生干部,有一天他突然找到我说要和我确立恋爱关系,我很紧张,告诉他这事情很重要,要问家长。[详细]

  当时已经有电视了。但是只有一个,在楼道里。基本上有女排等重大体育赛事的时候才看,平时都锁着。当时那么热,我们连电扇都没有。[详细]

  纪连海,1986年7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(现首都师范大学)历史系,获历史学学士学位。毕业后,在昌平四中教学,后调昌平二中,2001年在北师大二附中历史老师招聘中脱颖而出,并成为教研组主任。纪连海自称不是明星,只是一位普通中学教师。 纪连海在百家讲坛讲了六位清朝的名臣。其评书相声式的讲课方式, 诙谐幽默,感动人心。

  我是我们公社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。但是,我比北师院的分数线多分,开始没被录取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比这个学校高了22.2分结果没录我,你说能不急吗?[详细]

  进入大学以后天天扎在图书馆里,真的可以说是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。那个时候,没有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想法,也不提倡。也不想多挣钱,就是学习。[详细]

  那时吃饭还有粮票,粮票是固定的,按配给制,是要有米、有面、有粗粮。所以,粗粮就是玉米,有七斤粗粮,就是说,七斤这一个月你必须吃掉七斤的粗粮。[详细]

  我们没有社会阅历和经验,就是特别的单纯。而且我们这代大学生属于76年粉碎,当我们党和政府刚刚提出要积极学习,我们是第一批响应者。[详细]

  有谈恋爱的,但是不普遍。交朋友不是没有,但是少,当然我们学校环境也很好,比如说我是上四年大学经常坚持跑一万米,在四百米操场上。只有边上有稀稀拉拉的人。[详细]

  我其实晚上的娱乐方式就是跑一万米。跑一万米回来以后,我到水房冲一下凉,这一天就过去了。其他的就是偶尔去看电视,我们去老虎庙看电影。[详细]

  金铭,1980年11月19日出生在北京。1989年8岁与台湾合拍电视剧《婉君》演小婉君,这是大陆与台湾有史以来合作拍摄的早期电视剧之一。电视剧《雪珂》演小雨点。电视剧《青青河边草》演小草。并为此剧演唱片尾曲“我是一棵小小草”。电视剧《梅花烙》演小吟霜。电视剧《倚天屠龙记》演小芷若。1999年考取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。2003年金铭主动要求到煤矿文工团工作,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文艺工作者。

  我们系当时特有名:一,女生多;二,美女多;三,有一个金铭。我经常会上着上着大课突然传来纸条,上面写着你是金铭吗?我说是,就传过去。[详细]

  你想找好的位子就得早点去。因为好多人拿本书去占座了。我不会占地,他们去的早就帮我占了。我不会用这些方法去占座,所有的东西都得人家现教我。[详细]

  我们学校的食堂多,价钱不等。学五的熬白菜特别好吃,因为有一段时间我减肥,我就专门吃白菜。八毛钱一份,那么大一勺,我吃不了,我每次都叫半份。[详细]

  我们那会儿,你想学什么都行,他不会限制你。也有同学做课外实践,我知道他们会去当家教,还有就是有些其他的活动,比如给人家写稿子。我记得还有同学卖安利、雅芳之类的。[详细]

  我觉得大学期间谈恋爱非常正常。时代在进步,80年代的时候不提倡谈恋爱,那时候都是朋友介绍、父母介绍的。但是我觉得大学里面谈恋爱的挺多的。[详细]

  我们那会儿,你想学什么都行,他不会限制你。比如我们每年有四个理科学分是你要学到的,总之你要看。凑够学分就可以了,后来我没事就去学法律系的法医。[详细]

  郭敬明,2002年进入上海大学,2008年退学。1997年,处女诗《孤独》第一次在全国刊物《人生十六七》上发表。2002年,出版个人作品集《爱与痛的边缘》。2003年1月,出版小说《幻城》。2003年6月,出版个人作品集《左手倒影,右手年华》。2003年11月,出版小说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。2007年11月,加入中国作协,成为中国作家协会最年轻的成员。2008年出版《小时代1.0》,2009年9月即将出版《小时代2.0》。

  高中生都对大学生活有崇敬,因为那时很自由,而且和以前的学业不一样。我很喜欢上海这座城市,所以选择了上海大学。我没来得及体会大学生活。[详细]

  我经常去图书馆。每天有空都会去一次。因为上海大学图书馆仅次于上海市的图书馆,它是一个大楼系统特别先进,允许一个人借很多书,而且没有归还期限的。[详细]

  大学没有花多少钱,就是正常的学费。可能是和生活在上海有关,可能稍微高一些,一开始一个月大概一千到一千五。我几乎不去食堂,没印象了。[详细]

  一方面学术氛围非常浓厚,另外一个方面,有图书馆和专业的老师,让你的人生不至于像高中一样除了学习一无所有。所以我觉得这点挺好的。[详细]

  我身边的朋友都有男朋友和女朋友。我觉得挺好的,而且毕竟你是成年人的,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影响,我觉得自由恋爱是人必经的一个过程。[详细]

  我们在那个时候,在课余时间网络游戏都是一起玩儿,或者一起去图书馆,或者一起去看电影,我们有很多自己学生拍的电影,大家都会去看,也聚在一块打牌。[详细]

  记得,在大学的时候感觉什么也没学会,就问我们班主任一个问题,我们都学到了什么啊?老师的回答简短而精辟:“长大”!

  大学生活的纯真与美好已经一去不返,但它是我人生路上留下的记忆是影响我一生的!

  现在回忆起大学生活增添了几分感慨,或许那段青春年华是我们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!

  大学生活在我眼里就是 离开了 才知道它的好 可是 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

  我的大学是三江学院,人们都是我们那是东方的哈佛,因为建筑风格相似,我们的砖是红色的,我们称哈佛红。我今年毕业的,离开学校最舍不得的就是学校的图书馆和食堂。我同学从韩国旅游回来说过这样一句话:整个韩国吃……

  大学生活在我眼里就是 离开了 才知道它的好 可是 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

  记得我们刚刚入校时,开学典礼上校长只用一句话就使我们新生全部静了下来“我们医学院有得天独厚条件,我们有二百具尸体供你们解剖,它们就在你们宿舍的地下室里……”接着大家哗然,之间还掺杂着尖叫声。但我们还是……

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滚球体育